「古城」蹤影 -《四環九約》

畢藍律著
(1999年11月7日)

隨著香港都會的發展,兒時所見的美麗而遼闊的維多利亞港已然消失。今天的維多利亞港已不成港,它只能是一湖污水。要尋回兒時的海港,那清澈碧藍的維多利亞港海只有往夢中去尋覓。

如果說維多利亞港即將 (甚至是已從) 我們的眼皮底下消失,那麼,那自20世紀初以來名聞遐邇的維多利亞城 (Victoria City) 又去了哪兒? 或許,那曾叫維多利亞城的「東方之珠」亦已隨維多利亞港的消失而湮沒了? 答案是什麼? 我只能說不知道。事實上,這個曾為人叫個天響、誦唱四方的名稱,早已無聲無色地變得默默無聞了!可以這樣說,它實在是先維多利亞港的消失而逝去的。真的,筆者已記不起有多少歲月多少年代,沒有聽到維多利亞城這個名稱在人們的嘴中道出來。

對曾為這顆東方明珠的建設,胼手胝足地拼過、搏過、奮鬥過的人來說,對維多利亞城的消失,不可能不感到傷感的。 然而它也實在消失得很自然,使人對它的消失一丁點兒的警覺也沒有。它就是這個樣子地消失了,就像它從來沒有存在過似的。有些時,筆者甚至懷疑,這個維多利亞城曾否在筆者的兒時存在過! 因為,現在提起它來是那麼陌生的、那麼遙遠的!甚至把它的名字道來,也有點兒怪彆扭似的!再者,雖說筆者也曾參與它的建設工作,實也弄不清,維多利亞城是包括一些什麼的地區範圍? 對這一點的無知,作為地政工者的筆者不得不感到有點兒汗顏和遺憾。

幸而,香港歷史博物館藏有有關圖片,又有丁新豹君和黃迺錕君(下稱「編著者」)將它們編輯成集,名《四環九約》 ,為維多利亞城留下一點痕跡,為我們見證這城市的經歷,供我們「憑弔」一番!

根據編著者所說,維多利亞城,包括西起域多利道以北西寧街公園內,東至黃泥涌聖保祿小學附近,沿著維多利亞港等的海岸地區範圍。為了確認其範圍,香港政府在1903年,為它立下界碑並刊登憲報,昭告香港市民有關該城的範圍。 據說,即在今天,市民還可在下述六處地點找到那些界碑:

  1. 域多利道以北西寧街公園內。
  2. 薄扶林道行人道,近3987號電燈桿柱。
  3. 克頓道,距旭龢道400米左右附近。
  4. 舊山頂道與地利根德徑交界處附近。
  5. 寶雲道,離司徒拔道交匯處約半公里。
  6. 黃泥涌道聖保祿小學對面。

據書中所說,上述的界碑所刻的「City Boundary 1903」等字樣還依然清楚可辨。說到這裡,筆者忽發奇想,若這些界碑還是當年所立的碑石的話,它們當是百年古董,有保留和欣賞的價值。無論如何,即使這些界石沒有古董的價值,把它們翻新一下並為它們作出一定的標誌後,應可發展為旅遊路線,供國內和外國來港的遊客參觀和「憑弔」一番。這可是賺錢的點子啊!

上述所說的維多利亞城的界址和標識,是官方所定。然而,華人坊眾對維多利亞城的範圍界址卻另有所定。他們所認定的維多利亞城的範圍,雖無界碑的樹立,然卻更為細緻和生動。他們把維多利亞城的範圍分為四區,稱「四環」:西環、上環、中環、下環,各領以下的範圍:

1.   西環:干諾道西至堅尼地城。
2.   上環:威靈頓街與皇后大道中交匯處起至國家醫院。
3.   中環:美利操場起至威靈頓街與皇后大道中交匯處。
4.   下環:灣仔道至軍器廠街。

為了使四環地區有更細緻的劃分,令人更容易辨識有關區域所屬,華人坊眾進一步把四環分為九約:

1.   第一約:堅尼地城至石塘咀。
2.   第二約:石塘咀至西營盤。
3.   第三約:西營盤。
4.   第四約:干諾道西至東半段。
5.   第五約:上環街市至中環街市。
6.   第六約:中環街市至軍器廠街。
7.   第七約:軍器廠街至灣仔道。
8.   第八約:灣仔道至鵝頸橋。
9.   第九約:鵝頸橋至銅鑼灣。

要注意的是,民間所指的「九約」是在「四環」的基礎上,為維多利亞城的版圖作出了擴張。「九約」中的第七約的範圍等同「四環」中的「下環」,而第八約和第九約則明顯是市區化延伸的結果。民間可不理會政府怎麼公告,二話不說就把灣仔道至銅鑼灣地區的範圍劃入維多利亞城的版圖裡。即使是這樣,其時所謂的維多利亞城還只能包括西起堅尼地城東至銅鑼灣西邊的地方。 在當時,今天的銅鑼灣以東和堅尼地城以西等的地區已屬城郊地區,不屬市區範圍,也不歸納於維多利亞城的轄區。所謂物換星移、時移世易,昔日的「下環」已不為人知,而今天的港島市區亦已延伸至整個港島,不是維多利亞城所可以括囊的了!或許這就是維多利亞城這個名稱消失的主要原因吧!

百年篳路藍縷,香港在跌跌撞撞下走過其成長路。 處於和維多利城同地的地區仍在,它們仍是香港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的中心,但維多利城之名己不復聞、其風貌亦難以再睹。 今天,維多利亞城這「座」「古城」的名稱及風貌,只能從故圖舊照、古藉殘碑中來重塑。